旅游印象-忍野八海和虹鳟-泸沽湖和水性阳花

旅游水中的动物

烟波浩淼的泸沽湖

这些年,走了不少地方,看了不少景致。见得多了,留在心里的反倒少了。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,若不是有切实打动我的地方,任凭何种事物,都是难以在心里扎根的。但能让我震撼的,未必一定是宏伟壮丽的,有的时候,不过是极不起眼的一些小东西。比如,我上次写到过的高山裸鲤鱼;再比如,我今天要说的虹鳟和水性阳花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忍野八海和虹鳟

富士山的北麓有五个湖泊。从东向西分别为山中湖、河口湖、西湖、精进湖和本栖湖。其中,山中湖面积最大;河口湖开发最早。在这两个烟波浩淼的湖泊之间,有个安宁静谧的村庄,叫忍野村。村里错落有致地散布着八眼水晶般剔透的清泉——忍野八海。

据说忍野八海在1200年前就存在了,它们是富士山融化的雪水经地层过滤而成的淡泉水。这泉水清冽甘甜,但凡来到此处的游客,必然要喝上几口这据说是“消灾祛病”的神水的。

这村庄,处处小桥流水,家家庭院篱笆,户户绿树鲜花;这清泉,流水脉脉、泉泉相连。踱步村间的小道上,或静静站在小潭边,但觉“潭影空人心”,颇有一种脱俗的禅境。尤其是看着水中的那些虹鳟时,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。

因着水质的纯澈和它们游动得极其缓慢,站在潭边半天,我才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。它们和水,仿若原本就是一体,从没有物我之分呢!定睛去看时,才能发现它身体上有着许多小黑斑,鱼腹上还有一条如同彩虹般的带状色斑。这就是它“虹鳟”一名的由来了。查过资料才知道,被誉为“水中人参”的虹鳟对生长环境的要求极高,它们一般生长在清澈纯净、水温较低、溶氧较多、流量充沛的水域里。

我们赞美莲花,说它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恶劣的生存环境丝毫影响不了它纯洁的质地。我们钦慕夏蝉,说它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”,它生性高洁,栖梧桐饮清露。我们艳羡凤凰,因为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冈”,因为凤凰“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”,更因为它能浴火重生,这是一种傲然于世、果敢决绝的神鸟。

虹鳟不是荷花,它恰如夏蝉,甚至是凤凰,它处处彰显的,是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和对生命的不二选择。看着偶尔摆动一下身子的它们,看着它们不为人们的指指点点、嬉笑惊叹以及频频抛下的硬币而动,有一份崇敬生发于我的心间。有所要求、有所选择,也该是我的人生态度。

旅游水中的动物

水里的虹鳟和水底的硬币

虽说只要有土壤和水分就能生存下去的野草很好;虽说 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”的荷花为花中君子。但找一个与自身匹配的角落,做自己该做的事,努力长成一株前世今生都是清丽模样的花朵,更该是我的使命和存在的意义。

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泸沽湖和水性阳花

格姆女神怀抱里的泸沽湖,是摩梭人的“谢纳米”(母亲湖)。它湖面辽阔,湖水深澈。湖岸风景奇丽,佳木葱茏;湖中岛屿众多,宛若明珠。

穿着摩梭民族服装的船工,轻巧地驾着小船,我们便荡漾在碧波万顷的湖面之上了。我不时伸出手去感受湖水的沁凉亲肤,也就不时有一种白色的小花撞入我的手心里。那种和美好不期而遇的感觉,直让我惊呼连连。

这种白色的,仿若玉质的小花,是泸沽湖里一种特有的植物。还在丽江时,我便在餐桌上认识了它。服务生在介绍这道菜时,没有任何情感,只说是一种野菜。我喜欢野菜,喜欢它们的纯粹天然。但对这道野菜,我却是没有好感的,以为它不过是满足了某些人隐秘甚而龌龊的心里。因为这野菜的名字,叫“水性杨花”。

我一直觉得,造出这个词语的,必然是男性,因为它形容的是女子不庄重不稳妥的品行。水是充满灵性的事物,它的随环境而改变形态,正说明了它的可塑性和包容性;杨花随风飘散、漫天飞舞,也不失为一种柔美逸发的景象。这二者,都该是能让人心生美感的。可组合在一起,怎么就成了一个充满性别歧视的词语呢?

看到那一丛丛一朵朵漂浮在水面上的白色花朵时,我的不平就更强烈了。何其圣洁的一种水生植物啊!每朵花都有三瓣花瓣,如白玉般的花瓣中间,是黄色的小小花蕊。花很小,根茎却很长,花轻轻漂浮在水面上,长长的根茎在水里招摇。

这小小的花儿,是不是因为它的外形颜色和杨花有类似的地方,又生活在水里,会随水波漂浮,才有了一个这么不雅的名字呢?我不得而知,但我很是为这可食用、可入药、可观赏的好东西而愤愤、而郁郁。

旅游水中的动物

洁白的花,长长的茎

放下了船桨,一心采捞这植物回家当菜肴的老船工,听到了我的嘟囔。他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,只是用眼睛瞟了瞟我,平静地说:“你搞错了。是阳光的阳,不是杨花的杨。它长在泸沽湖这么干净的水里,它认得水性,别的地方它不长的。它还追着太阳转动,早上向着东边开花,下午向着西边开花。它是生长在水里的太阳花。”

真好,是我弄错了,它叫“水性阳花”,而非“水性杨花”。它识得水性,逐阳光而开花。不是纯净的水体里,不生长;没有阳光的普照,不开花。它是格姆女神赐给摩梭人的礼物,它是泸沽湖精心孕育的孩子,它更是大自然给我的生命启示。

它和虹鳟一般,对生长环境有极高的要求。同时,它又丝毫不吝惜自己,哪怕只是给人们的餐桌增添一道美味。生命的珍贵和朴实在它们身上完美结合,生命的自在与局限也在它们身上一并体现。可哪怕有再多的束缚,也当让生命还原它的纯粹,实现它的价值。

和天地万物、和人契合一体的美景是让人心旷神怡的;进入了我眼帘、心底的事物是让我忍不住感激的:感激自然的教导、感激生命的恩赐。

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:游者记 » 旅游印象-忍野八海和虹鳟-泸沽湖和水性阳花

赞 (0)

评论 0

=4+4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选填)
  • 网址(选填)